滴灌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滴灌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铁木真与王罕的关系怎么样危难时刻见人心

发布时间:2020-12-25 03:26:18 阅读: 来源:滴灌带厂家

铁木真与王罕的关系怎么样?危难时刻见人心!

铁木真与王罕的关系怎么样?危难时刻见人心!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公元1196年,铁木真与王罕联手打败塔塔儿部,受到金国的嘉奖。铁木真受封之后,立刻找主儿乞氏的麻烦,最终吞并了主儿乞氏,这事我们昨天说过,不再赘述。

王罕本名脱斡邻勒,被金国册封为“王”,一时也是风光无二。但还没等王罕回到克烈部,就被一个突然传来的消息惊呆了:他的弟弟额儿格喀剌联合乃蛮人,把他的老巢给端了。

既而,王罕弟额儿格喀剌以乃蛮兵攻王罕,王罕奔西辽,闻太祖强盛,思归于太祖。——《新元史》·卷一百十八·列传第十五

王罕不甘心失败,立刻决定发兵攻打额儿格喀剌,结果一战失利,只得带领残兵败将赶快跑路。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王罕与铁木真相比,那是处处占据上风,无论是实力还是人望,都比铁木真高出一筹。可这场突如其来的叛乱,直接把王罕给打了个筋断骨折。

铁木真在帮金国打塔塔儿部的时候,主儿乞氏不但拒绝出兵,还偷袭过铁木真的老巢。但铁木真命大,挺了过来,王罕命运不佳,没挺过去,所以只得浪迹天涯了。

命运这玩意玄而又玄,说出来实在是难以服众。可如果我们从地理角度来分析一番,也能发现一些端倪。

大家可以看地图:乃蛮部位于草原世界的最西部,而王罕所在的克烈部则位于乃蛮部的东面,塔塔儿部则位于草原世界的东南部,金国的军政重心同样也在此处(正在逐渐南移)。

对于金国和铁木真而言,乃蛮部实在是太远了,所以当额儿格喀剌找乃蛮人帮忙攻打王罕的时候,金国和铁木真根本帮不上忙。

额儿格喀剌为何会在这个微妙的时间节点偷袭王罕呢?这显然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或许有人会说:自“十三翼之战”结束之后,札木合与铁木真一直相互仇视,在铁木真帮助金国攻打塔塔儿部的时候,札木合为什么没有偷袭铁木真呢?

原因也很简单:蒙古部与塔塔儿部是近邻,当金国、王罕和铁木真三股势力围歼塔塔儿部的时候,如果札木合胆敢偷袭,谁敢保证三家联军不会集体朝札木合发难呢?

与铁木真相比,札木合作为优势方,绝不会冒这么的大风险。他只要逐步稳扎稳打,逼迫对手犯错即可。有鉴于此,札木合对于偷袭铁木真这种事应该没什么兴趣。

这个问题并不难分析,我们能想到,难道王罕想不到吗?要知道,克烈部是有内讧历史的,而且这段历史也与乃蛮部有关。

在也速该时代,王罕的叔叔古尔堪就曾联合乃蛮人,把王罕打得一败再败,最后还是在也速该的帮助下,王罕才得以恢复从前的地位。

其叔父古尔堪举兵逐之,王罕败遁哈喇温山,纳女忽札兀儿于蔑儿乞酋脱黑脱阿,假道奔于烈祖。烈祖伐古尔堪,古尔堪奔西夏,王罕复其有部众,以是德烈祖,约为按答。——《新元史》·卷一百十八·列传第十五

王罕不是糊涂人,他对于这段历史必定心有余悸。帮助金国攻打塔塔儿部或许会有大收获,但近在眼前的乃蛮部万一卷土重来怎么办呢?

王罕或许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也高估了金国对草原世界的影响力。他或许以为:自己帮金国办事,内部应该没人敢放肆,可万万没想到,额儿格喀剌偏偏放肆了这么一回。

据史书记载,王罕最先逃窜到西辽,希望西辽能帮他夺回汗位,但等了将近一年,西辽都没给出明确回复。王罕又跑到畏兀尔和西夏,等了一段时间之后,依然没有结果。这时候铁木真伸出援手,把王罕接到了自己的地盘。

当王罕走至古泄兀儿湖时,成吉思汗念其与父亲也速该的安答之情,派塔孩把阿秃儿、速客该者温前去迎接。随后,成吉思汗又亲自赶到客鲁涟河源头迎接疲惫而来的王罕。又念其受尽疲顿饥饿之苦,安顿在自己的营地里,并从属民中为他征收实物税供养。这年冬天,成吉思汗携王罕迁至忽巴合牙过冬。——《蒙古秘史》·卷二·苦难中的帖木真之四

或许有人会问这样一个问题:王罕为何先后逃往西辽、畏兀尔和西夏,最后还是铁木真主动伸手救援,他为何不早向铁木真求援呢?

这点其实很简单,铁木真是王罕的义子,又是他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此时的王罕混得灰头土脸,如果直接逃到铁木真那里,恐怕以后只能丧失独立性,听命于铁木真。

王罕最初的打算或许是在西辽、畏兀尔或西夏的帮助下重整旗鼓,再继续与铁木真合作,双方按照之前的方式继续相处。

关于这一点,铁木真心知肚明,所以他并未急着联系王罕。可过了一年多,西辽、畏兀尔和西夏都没有出兵帮助王罕的意思,铁木真在此时出手,王罕只得就坡下驴。

王罕遭到如此惨重的打击,对于铁木真而言是好是坏呢?答案恐怕是好坏各半。

好的一面是:在与王罕的合作过程中,铁木真一直是弱势一方。如果这种局面不改变,那么即使铁木真与王罕的联军在草原争霸战胜出,站在C位的也是王罕而非铁木真。

坏的一面是:此时草原争霸战并未完全展开,重要盟友王罕却遭遇如此重大的挫折。如果不能帮助王罕重整旗鼓,铁木真一系真有把握在草原争霸战中笑到最后吗?难说。

王罕失败被迫逃亡一事,对铁木真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几乎所有史书都记录了这件事,并说在铁木真的帮助下,王罕重夺克烈部大权。

可诡异的是:王罕到底是哪年重夺克烈部大权的?史书的说法就有些耐人寻味笼统了。

按照《蒙古秘史》的说法,王罕从失去汗位到重夺汗位,历时大约五六年。在这五六年的时间里,王罕和铁木真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史书没有明确记载,但我们完全可以合理推论:当王罕要求铁木真帮他夺回克烈部大权的时候,铁木真肯定是一再推诿。

铁木真的理由很简单:你的弟弟有乃蛮人支持,跟他作战一定不轻松,这场战争必然会旷日持久。凭我现在的基本盘,根本不足以支撑一场长期战争,要不干爹你再援助我一点物资?

王罕虽然四处逃窜,但随身携带的家底应该还有一些,铁木真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当王罕献出一些物资,同时又保证夺回大权会给铁木真哪些好处之后,铁木真或许会像模像样的调动军队。但没过多久,铁木真又对王罕说:如果我现在出兵帮你,我的敌人来端我老巢怎么办呢?要不咱们先把我周边的敌人肃清了?

面对铁木真这种看似合情合理的要求,王罕能怎么说?他当然知道这是故意推诿,但铁木真这种话是可以端到台面上来说的,光明正大。

在铁木真与王罕的合作过程中,从头到尾都是勾心斗角。铁木真就是要利用王罕帮他打工,王罕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王罕不甘受制于这种局面,于是一再强烈要求,命铁木真重新拜自己为干爹。

遂会太祖于忽剌阿讷兀之地,重申父子之盟。——《新元史》·卷一百十八·列传第十五

为什么要说“又”呢?因为铁木真曾三次拜王罕为干爹。无独有偶,铁木真与札木合也是三次结拜为异性兄弟(安答)。

按照传统史书的说法,这说明铁木真对义父和义兄情真意切。可实际上,这就是典型的歪理邪说。难道夫妻双方感情好,还要结三次婚吗?

三次拜干爹和三次结义,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所谓的干爹和兄弟,都是因为利益聚合。为了防止对方出幺蛾子,所以重新举办一次仪式。

如果双方真是亲密无间,又何必搞这种形式主义呢?重视形式,证明彼此之间没有太多的信任感,反而寄希望于这种形式来约束对方。

王罕之所以会提这种要求,就是希望在万众瞩目之下深化一个认识:自己是铁木真的义父。

你铁木真当年就曾公开认我为义父,还开口闭口要好好孝敬我;现在你铁木真再次又公开承认这一点,如果你哪天敢出卖我,那就请你好好考虑一下,大家会怎么看待你这不孝的义子。

王罕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让铁木真背叛自己时,承担更大的道德损失而已。

或许有人会说,在现实利益面前,有几个人会在意自己的道德损失呢?

是的,一个人能否成功,与道德高低并无直接关系。可问题是,如果一个人真的没了道德,那他肯定也无法在政治舞台上立足。

盗亦有道,无道而成为大盗者,那只在传说中存在。如果一个人表现在外的道德水平非常低,而且大家都认为他道德有问题,他还怎么混呢?

我们知道国与国之间的条约和协议,都不过是在一张纸上签几个字而已。但在进行巨大的利益交割时,国与国之间总会签订一些条约和协议。如果道德或诚信的损失,不会带来现实利益的损伤,那任何条约和协议,恐怕就都没有签订的价值了。

面对王罕的紧逼,铁木真妥协了。为什么呢?原因也很简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铁木真一时也找不到比王罕更合适的合作伙伴,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安抚王罕,至于未来,谁知道呢?

而王罕的这种行为,如果应对得当,对铁木真目前的处境只有好处。

王罕要求重新举办仪式,铁木真立刻照办,而且怎么隆重怎么来。事情做到这份上,王罕还有什么话说呢?

在这种背景下,铁木真再要求王罕做什么事,王罕当然不能拒绝。但王罕不是无原则的老好人,他在帮铁木真做事的时候,一定会坚持两个原则。

一、自己的独立性必须得到保证,铁木真绝不能把手伸进自己的军队;

二、自己帮助铁木真作战,必须获得丰厚的报酬,绝不能打白工。

只要这两个原则得到保证,那么他与铁木真的合作,就是一种等价的互利行为。在此期间,铁木真固然可以更好地集权和整肃周边,王罕的实力也可以得到一定提升。

只要时机成熟,就算铁木真不愿意帮王罕复国,王罕也可以找其它人合作。

在利益集团之间的竞争中,谁也不是活雷锋。在铁木真和王罕的合作过程中,肯定是铁木真获利更多,但我们很难说铁木真占了王罕的便宜。

合作的基础在于双方的综合实力,如果王罕没有遭遇挫折,他肯定不会与铁木真达成这种合作;如果铁木真遭遇挫折,王罕给铁木真开出的条件,或许还会更苛刻。

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是一件既复杂又微妙的事。

如果你想处处占便宜,一点亏也不吃,那你与人就难以实现合作,因为你报着这种态度与人相处,谁会与你相处呢?

如果你处处让人,宁可自己吃亏也要让别人占便宜,那你与人相处,又所为何事呢?有所付出,必然有所获得,这个获得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

在人与人之间进行合作之时,必然有一个或几个人,对于利益划分较为老道。只有这样,合作才能长期而稳定地存在。

铁木真与王罕合作期间,双方有过不少暗斗,但明争几乎没有,关系还算融洽,因为双方都是高手,他们在考虑自己利益时,都会充分考虑对方的利益,否则他们之间的合作早就破裂了。

在评论铁木真与王罕合作时,不能从某一件事以小见大,而是要从整体来判断。某一件事或许会成为他们日后翻脸的导火索,但不能说他们之间的合作一直不好。

山西省广泛性焦虑障碍医院

上海市儿童保健医院

长春市无精子症医院

沈阳市产后多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