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灌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滴灌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盟南方天然气走廊不好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29:39 阅读: 来源:滴灌带厂家

欧盟南方天然气走廊不好“走”

中国页岩气网讯:日前,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俄气”)宣称,旨在将俄罗斯天然气运送到欧盟的南溪管道项目将在12月7日开工。就此,欧盟委员会能源部的官员表示,欧盟并不反对南溪项目,但是,欧盟委员会的立场没有改变,推进南方天然气走廊建设仍是优先考虑的项目,欧盟最关心的是气源的多元化,而非单一的供应安全。

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半个多世纪以来都为欧洲提供着天然气。但近年来欧盟国家一直在致力于降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毕竟将2/3左右的天然气供应都放在俄罗斯这一个篮子里的风险很大,更何况近年来,“俄乌斗气”已经多次让欧洲客户在严冬里颤栗。

为此,欧盟国家把天然气供应多元化的气源地锁定在了里海及中东。建设南方天然气走廊的目的就是直接连接欧盟天然气市场和里海及中东的大型天然气田。一旦建成,南方天然气走廊可使欧盟的能源供应路线和来源多样化,可以增加欧盟的能源安全。南方天然气走廊包括纳布科天然气管道、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道(TAP)和跨安纳托利亚管道(TANAP)、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管道(ITGI)等多条管道。(详见示意图)

欧盟将南方天然气走廊视为连接欧洲和里海地区的“能源丝绸之路”。该项目已经酝酿了数年,但进展十分缓慢。其中缘由也不难理解,每条管道方案背后都隐藏着诸多利益方,且融资、气源国可靠性、路线重复等因素让看起来很美的南方天然气走廊并不好“走”。

竞争管道颇多 最终路线难定

在欧盟,缺乏的是天然气资源,不缺的是关于天然气管道的争议。相互竞争的、甚至路线十分相似的管道项目颇多,到底哪条将得到优先发展,哪条将被搁置,多方就此博弈颇酣。

在南方天然气走廊中最著名的项目当属纳布科天然气管道。该管道东起土耳其的埃尔祖鲁姆,西至奥地利的鲍姆加藤,途经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全长约3300千米,其中约2000千米在土耳其境内。建成后,可每年向欧洲输送260亿—320亿立方米天然气,约为欧盟天然气进口量的5%。

因为绕开了俄罗斯,纳布科项目被欧盟视为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利器。该管道也得到了美国的支持,虽然没有美国公司直接参与到工程建设中来,但该管道的最终目标是把伊拉克也发展为气源国。而美国在伊拉克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美国支持建设该管道就间接强化了美国在欧盟的影响。更主要的是,这条管道可以削弱俄罗斯在欧洲能源结构中的影响力,这是美国所乐见的。

对纳布科项目,俄罗斯方面并非无动于衷。由俄罗斯和意大利领衔建设的南溪管道被视为纳布科的“终结者”。南溪管道全长3200千米,其中水下部分920千米,陆地部分2100千米,每年可以将630亿立方米天然气从俄罗斯南部运送到意大利。      同纳布科相比,南溪管道拥有更大的运输能力,有相近的完工日期,同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满足欧洲用户的需求。从理论上来讲,只要俄气给出诱人的价格,南溪管道也可以获得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在气源上同南方走廊项目形成竞争。

除了来自俄罗斯的竞争,纳布科管道还要面对南方天然气走廊计划内其他管道的挑战。土耳其同阿塞拜疆计划共同建造的跨安纳托利亚管道(TANAP)就是纳布科管道的一个竞争对手。该管道将东西向贯穿土耳其,年运输量达160亿立方米,其中60亿立方米天然气输送到土耳其,其余运输到欧洲。欧洲的3个石油巨头BP、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和法国道达尔公司日前都参与到该管道的建设中。

另外,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在气源上存在单一性。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道(TAP)是由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和另外两家企业投资的项目,计划将里海沿岸国家的天然气通过土耳其运送到希腊和阿尔巴尼亚。为了确保气源,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已经购得阿塞拜疆Shah Deniz气田25%的股权。TAP管道似乎在南溪和纳布科两大竞争对手之间寻找中间地带,但在气源地上也同纳布科形成了竞争。

因为这些管道的修建不仅意味着巨大的商机,还会使参与国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发生巨大转变,所以,世界顶级的能源公司纷纷加盟不同的项目,各国也都希望推进对自己最有利的管道修建计划。

更糟糕的是,在欧洲经济衰退的当下,确保管道建设资金到位已成难题。各个管道项目的融资和监管问题如何解决,何时能在项目的参与国之间达成协议都成为南方天然气走廊开拓的阻碍。当前情况下,并非所有的南方天然气走廊计划中的管道都能得以修建。各方复杂的利益纠葛中,最终哪条或者哪几条管道会成行,又会在何时能为欧洲供气尚属未知。

气源国存忧 长期供应难保

对南方天然气走廊的诸多管道建议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保障气源。这些项目的气源国多为阿塞拜疆,该国最大气田Shah Deniz的扩建项目又被寄予厚望,该项目预计会在2017年到2018年完成。

实际上,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储量不大,是中亚诸国里储量相对较小的。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2010公布的《世界能源展望》,从全球范围来看,阿塞拜疆还没有进入全球天然气储量国前20位的排名中。2011年该国能源部高官在国际会议上称,该国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超过2.5万亿立方米,预测储量达6万亿至7万亿立方米。

对该国的长期供气能力,莫斯科方面表示质疑。俄气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谢·米勒曾表示,全球只有3个国家拥有长期提供管道天然气的能力,那就是俄罗斯、伊朗和卡塔尔。

最新的变数是,俄罗斯石油公司对秋明BP的收购预计将在明年上半年完成。届时,俄罗斯石油公司将在BP的董事会中拥有一个席位。如此一来,俄罗斯将拥有更强大的能力来阻碍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和阿塞拜疆Shah Deniz项目的开发。因为在这两个项目中,BP都是主要参与方。

土库曼斯坦也被设定为南方天然气走廊的气源国,但该国的情况更复杂。短期内,该国里海大陆架的天然气年产量有望增加到10亿立方米。但是,在政治上,该国面临着来自俄罗斯方面的阻力,在技术上受限于基础设施匮乏,欧洲市场并不是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出口的优先选项。

目前,土库曼斯坦正在向中国输送管道气,并已同印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签署了修建TAPI天然气管道的协议。按照土库曼斯坦当前的天然气出口能力,如果向TAPI管道供气,那么对于纳布科管道的供气就无法得到保证。另外,气源争夺激烈的情况下,不排除供应国会做出待价而沽的举动。

在当前的情况下,南方天然气走廊的未来和路径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阿塞拜疆方面。它将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选择供气路线,而供气能力还有赖于该国气田的开发程度和进程。

南京订做工作服

沁阳工作服定制

阳泉西装设计

济源订制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