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灌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滴灌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史上10大灭绝人性的人体疯狂试验日军活体解剖

发布时间:2020-12-25 01:23:37 阅读: 来源:滴灌带厂家

史上10大灭绝人性的人体疯狂试验:日军活体解剖

导读: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体实验和研究的道德规范也随之变化。有时,人体实验的对象是囚犯、奴隶,甚至是家人。在一些着名的案例中......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体实验和研究的道德规范也随之变化。有时,人体实验的对象是囚犯、奴隶,甚至是家人。在一些着名的案例中,有些医生因为不愿意将他人的生命置于险地,他们选择在自己身上进行实验,这被称为“亲身实验”。本文罗列了十大在人体上进行的丧尽天良、令人发指的实验。

1、731部队

731部队是日本皇军一支秘密生化武器研发单位,该部队在二战侵华战争期间(1937-1945)用人体进行致死实验。日本军队最令人发指的战争犯罪则有一部分是这一部队犯下的。

731部队把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的平房区,建有占地300亩的大型细菌工厂。这一区域当时是傀儡政权满洲国的一部分。一些研究者认为超过10,000名中国人,朝鲜人,以及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另外,据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在《恶魔的饱食》中称,通过“特别输送”进入到731部队的“马路大”需要进行编号,而从1939年以后,进行了两轮编号,每一轮编号极限为1500,于是在抗战结束时,共计有3000人死于此。但是对于数量的多少还存在争议。日本投降前夕,匆忙撤退,为毁灭罪证将工厂炸毁,大批带菌动物逃出,给当地人民带来巨大灾难。

731部队的指挥官石井四郎及其下属犯下的众多暴行中的一些有:活体解剖(包括受到人工受精而怀孕的孕妇),切除囚徒四肢并将肢体重新接续到身体的其他部位,一些囚徒的部分肢体受到冷冻后再解冻,以研究因此而引发的组织坏死。

活人同时也被用作手榴弹和火焰投射器的实验对象。囚徒被假借接种疫苗的名义注射疾病样品,以研究其效果。为了研究性病不经治疗的情况,男女囚徒被强奸,有意使其患上梅毒和淋病,以便研究。

因为在战争结束时石井四郎获得了美国占领军队官方的赦免,他并没有因为他犯下的罪行而在狱中度过余生,他在67岁死于咽喉癌。

2、塔斯克吉梅毒研究

利用黑人男性来进行的塔斯基吉未处理梅毒研究是一项临床研究,该研究在1932至1972年间在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基吉城进行,在实验中,399名(另外还有201未患病者作为对照组)贫困潦倒非裔美国佃农梅毒病患被拒绝接受治疗。

这个实验臭名昭着,因为实验是在没有对其实验对象提供应有的照顾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也致使了临床研究中病患保护原则的重大变化。

所有参加梅毒实验的人均没有签署知情同意书,也没有获得过任何诊断结果;相反他们被告知他们“血液不好”,可以接受免费治疗,免费乘车到诊所,免费用餐,如果意外死亡还能因参加治疗而获得丧葬费用。

1932年,也就是研究开始的时候,一般的梅毒治疗方案是有毒性的,危险的而且不怎么有效。该实验的一个目的之一便是查看病患是否在不经过任何毒性治疗的情况下会有所好转。所以很多病人的治疗便被人为地拒绝了。很多病患受到了欺骗,并服下安慰剂——这样做只是为了观察该疾病的致命过程。

在实验结束时,只有74名实验对象存活。28名男子直接死于梅毒,100名则死于其他相关并发症,他们的配偶有40人受到感染,他们的孩子中有19名患有胎传性梅毒。

3、 纳粹实验

纳粹人体实验是基于德国纳粹在二战期间掌控的集中营之上的大规模医学实验。在埃德瓦尔德·威尔茨的领导下, 奥斯威辛集中营选择一些囚徒来作为各种实验的对象,这些实验旨在在于帮助提高德国士兵在战场中的表现,帮助军中伤员的恢复,提升第三帝国提倡的种族观念。

对集中营的双胞胎进行实验的目的在于说明双胞胎在遗传和优生上的异同,同时也研究人类身体是否能够通过非自主方式受到操控。该研究的的中心领导是约瑟夫·门格尔医生,他在超过1500对双胞胎身上实施了实验,这些双胞胎最终只有200多些人最终存活下来。

门格尔医生在将双胞胎按照性别和年龄进行编排,将他们置于营房之内以备实验,实验从将各种化学药剂注入双胞胎的眼中,以研究是否能借此改变眼睛的颜色,到将双胞胎缝在一起,以图创造连体婴。

1942年德国空军实验研究如何解决低体温问题。其中一个实验的内容是强迫实验对象在充满冰水的水箱内坚持3小时(见上图)。另外一个实验则是将囚徒脱光衣服扔到温度低于零度的室外数小时。实验员对各种让实验幸存者回复体温的方法进行评估。

从1942年起到1943年9月,纳粹在Ravensbrück进行了检验研究磺胺类药物,一种人工合成的抗菌剂的有效性的实验。强加到实验对象身上的伤口被感染链球菌、芽孢梭菌属厌氧菌、破伤风菌等细菌。

伤口的两端被束紧,以阻碍血液循环,这样便模拟出了一种类似战场上的伤口。将木屑与玻璃渣被推入伤口以使其进一步感染。这些伤口则使用磺胺等药物来治疗,以检验药物是否有效。

4、 斯坦福监禁实验

“斯坦福监禁实验”研究的是人类对于被囚禁态的心理反应,以及其对囚犯和监狱管理人员产生的行为性影响。1971年,以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Philip Zimbardo为首的研究小组开始着手从事该实验。

在校大学生志愿者分别充当监狱守卫和囚犯的角色,在斯坦福大学心理楼的地下模拟监狱中生活。

囚犯和守卫都很快地进入了他们各自的角色,甚至超出了预计的模拟实验范围,这使得实验对象陷入了精神创伤的危险境地。

三分之一的守卫被判定显现出有“真实的”暴虐倾向,而许多囚犯受到心理创伤,其中两人甚至提前退出了实验。最终,津巴多教授因为担心其实验中日趋膨胀的反社会暴虐倾向,提前终止了整个实验。

5、 野兽实验

“恶魔研究”是爱荷华州的大学教授温德尔·约翰逊于1939年对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22名孤儿进行的一项“口吃”实验。约翰逊让他的一位学生玛丽·图多来做这个实验,他负责监督及指导研究。

将孩子们分别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之后,图多对其中一半的孩子进行肯定性的语言矫正,鼓励和称赞孩子们说话流畅;同时对另一半孩子进行否定性的语言矫正,对他们言语中出现的瑕疵进行挖苦,并不断说他们是结巴。

许多有正常语言能力的孤儿在实验中接受否定性的语言矫正之后,都遭受了消极的心理影响,有些孩子甚至一生中不能摆脱言语障碍的困扰。约翰逊的一些同事将该实验称为“恶魔研究”,只是为了证明一个理论,约翰逊竟然用孤儿来做这样的实验,他的同事对此惊骇不已。

由于害怕公众认为约翰逊仿效二战中纳粹人体实验的做法而使其声名受损,该实验曾一度被掩盖。爱荷华州大学于2001年公开为进行“恶魔研究”表示道歉。

6、 4.1计划

“四一计划”是美国在1954年3月1日于比基尼环礁上一个当量大到超乎想像的氢弹试验“喝彩城堡”之后,对暴露在散落的放射性尘埃中的马绍尔群岛居民进行的一项医学研究的代称。

在核试验后起初的十年,岛上居民受到的影响并不显着,统计数据也无法说明这些影响与受到辐射这一事实有必然联系:最初五年里,受到辐射的当地妇女流产率、死产率翻了一番,但随后即恢复到正常水平。

孩子中出现了发育障碍和生长缺陷,并无确切的模式可循。然在接下来的十年中,辐射的影响是无容置疑的。到1974为止,孩子们相继不正常地患上甲状腺癌(由于暴露于放射物之中),几乎三分之一受辐射的岛民出现赘生性肿瘤。

(美)能源委员会某部门在关于人类辐射试验记录中写道:“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和进行了该系列核试验的联合特遣部队很快意识到,该放射性研究需要在对受到辐射人群进行医学治疗的帮助下一同完成。”

美国能源部的报告同样认为“现在美国能源部医疗计划的双重目的让马绍尔群岛居民认为他们是‘辐射试验’中的‘小白鼠’。”

7 、MKULTRA计划

MKULTRA计划,或称MK-ULTRA计划,是美国中情局的一项精神控制研究的代号,研究由其科学情报处进行,始于二十世纪50年代初期并至少在60年代末期仍在继续。有许多发表了的证据显示这项计划暗中利用多种药物及其他方法来控制人的精神状态,改变其大脑机能。

该实验让美国中情局职员、军人、医生、其他政府特工、妓女、精神病人和普通民众服用LSD(译者:致幻剂,或摇头丸)来研究人们对这种药物产生的反应。实验对象通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这些药物,这违反了二战后美国同意签订的纽伦堡法案的精神。

即使不考虑受害者是被下药的这一事实,招募实验对象的过程也大多是违法的,(虽然在1966年10月6日前,LSD的使用在美国是合法的)。

在午夜高潮行动中,美国中情局在一些妓院中下套,以控制一些因为面子问题而羞于提起此事的人。人们不知情地服用LSD,妓院中设有单向镜像,服药“全程”被摄录下来以备日后观看和研究。

1973年,美国中情局局长理查德海默斯下令销毁所有MKULTRA计划的文件。依照该命令,中情局中大多数关于此计划的文件都被销毁,致使对MKULTRA计划的完整研究基本上无可能实现。

8、烦恶计划

南非的种族隔离军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间,强迫白人男女同性恋士兵接受变性手术,并强迫其中的许多人进行化学性阉割、电击以及其他丧尽天良的医学实验。

虽然掌握不到准确的数字,但是据前种族隔离军队的外科医生估计,在1971到1989年间,军医院中已进行了900多例“性别重塑手术”,这只是从军队中抹除同性恋的绝密计划的一部分。

由牧师协助的心理治疗师把军营翻了个遍,以找出疑似的同性恋士兵,随后将他们分别送往军中的各个精神治疗单位,其中主要送往一家位于比勒陀利亚边上的 Voortrekkerhoogte 的军医院中的22号病区。那些不能用药物、厌恶疗法、激素疗法等极端“精神疗法”“治愈”的士兵则被进行化学去势或进行变形手术。

虽然目前有记录的女同性恋伤害案例仅有数起,包括一次不成功的变性手术,大多数的受害者都十分年轻,白人男性在16岁到24岁应征入伍。

Aubrey Levin医生(该研究的负责人)现在是卡尔加里医学院精神病专科(法证分类)临床教授。同时他也以阿尔伯达省内外科医师学会成员的身份开了一家私人诊所。

9、朝鲜实验

关于朝鲜人体实验的报道多如牛毛。这些报道揭露了人权在朝鲜受到侵害,就如同二战中纳粹和日本进行的人体实验一般。朝鲜政府对此指控矢口否认,声称所有的北朝鲜囚犯都得到人道的对待。

一名在朝鲜曾入过狱的女囚控诉了50名健康的女囚是如何在被挑选出来后,食用毒性白菜的。虽然吃了菜的女囚在不断绝望地哭喊,她们人人都不得不食用这些白菜。

50名女囚在经过了20分钟的吐血和肛门出血之后,最终全部死亡。拒绝食用这些东西便意味着她们或她们的家人会遭到报复。

权岳,曾为22号集中营的警备负责人,是这样描述的:在配备有毒气、窒息性气体和血液实验设备的实验室中,3到4个人,他们通常是一家人,在这成为实验对象。

在体检过后,密封室关闭,毒气从管子注入室内,而“科学家们”则在玻璃的另一边观察实验状况。权岳称其曾见过由双亲、一子一女组成的一家在窒息气体中毙命,而父母拼上了最后一口气也要试图通过人工呼吸来拯救他们的孩子。

10、 苏联毒药实验室

苏联特务机关的毒药实验室也被称为1号实验室、12号实验室及“会所”,是苏联秘密警察机构的一个隐秘的毒药研究与开发机构。

苏联将芥子气、蓖麻蛋白、洋地黄毒苷等致命毒药应用于Gulag(人民的敌人)身上。实验的目的在于找到一种无味、无臭的化学物质,这种物质在验尸时无法被检测到。候选毒药则被掺在饮食中作为“药物”给受害者服下。

最终,一种满足所有属性要求的名为C-2的药剂配制了出来。目击者的证言称,受害者体格上发生了变化,变得更矮,迅速虚弱,变得沉默平静,最终在15分钟时死亡。

玛兰诺夫斯基将处在不同生理状态和年龄的人带到实验室,以更全面地获得各种毒药的药性特征。

除人体实验外,玛兰诺夫斯基还在帕维尔·苏多普拉托夫将军的命令下私自用毒药处决囚犯。

近日,一组记录日军731部队罪行的老照片被媒体曝光,在遭受残忍戕害的实验的对象中,有中国人,也有朝鲜人和俄罗斯人,甚至包括婴儿。

731部队是二战期间侵华日军关东防疫给水部,对外称石井部队或加茂部队,又有石井绝密机关之称,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

该单位在二战期间由日本侵略者石井四郎所领导。731部队也是在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法西斯于日本以外领土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 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的代称,也是日本法西斯侵略东北阴谋发动细菌战争期间(从1931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45年)屠杀中国人民的主要罪证之一。

731部队用人体做实验

731部队做活体解剖,实验对象可见被绑着双手

用来做试验的“材料人”是从哈尔滨平房“特设监狱”中挑选出来的,他们绝大多数是中国的爱国志士、抗日战士、中共地下工作者及少数苏联红军侦察员。

日本侵略军731部队违背国际公法,以活人为“材料”,进行细菌传染效应试验和细菌武器效能实验,残杀中国人、苏联人、蒙古人和朝鲜人3000余名,其行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

日军以活人为实验对象

日军及相关人员围观实验效果

731部队杀人工厂的刽子手们把活人称为“马路大”(又称“木头”、“丸太”),用活人进行的各种试验,其方法五花八门,数以百计,手段极其残忍。

他们将含有各种细菌的溶液注入被试验者的静脉内,观察其病变过程;将菌液掺入饭食内,注入瓜果内,混入水中,强迫或诱骗被试验者食用或饮用,观察各类细菌的效能

日军正在检验实验效果

日军正在检验实验效果

在严寒的季节里,他们将被试验者的手脚接受不同时间的冷冻,然后将其插入冷水、温水和开水中解冻,观察其冻伤程度;将被试验者强行塞进密闭室内,注入各类毒气进行实验。

他们将马血注入人的动脉血管内,观察血液的变化;将被试验者倒起来,折磨致死。将被试验者塞进密封室,真空使其窒息而死;将被试验者肝、脾、胃摘除,手、脚互换,进行移植手术试验。

日军正在检验实验效果

日军正在检验实验效果

他们在女性被试者身上进行梅毒传染试验,将被试验者塞进坦克内,用火焰喷射器喷烧坦克,视察其性能,用步枪或手枪射击列成纵队的被试验者,观察其穿透人体的性能。

他们用试制的各种小型细菌武器对活人进行实地试验,观察其效能等等。手段多种多样,极其残忍。

731部队除在室内用活人来实验所制造的各种细菌武器的效能外,为研究在战争环境中使用细菌武器并使其更好的发挥效能,凡是731部队研制的细菌武器都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活人来做试验。

日军进行活体解剖

日军用活人做化学武器等测试

1942年6月,731部队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活人进行鼠疫跳蚤“石井式”磁壳炸弹效能试验。把15名被试验者绑在实验场的铁柱子上,用飞机将20枚炸弹投向试验场上空。

731部队还配合侵驻长春的第100部队(即日本关东军兽类防疫部),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细菌武器进行动物试验和动物与活人混合试验。

炸弹在距离地面一二百米的高空爆炸后,装在炸弹里的疫鼠跳蚤散满整个靶场,落到被试验者身上,用以观察是否染上鼠疫。

这名苏联女子被日军强奸怀孕后,被故意感染梅毒,之后进行解剖以测试梅毒抗生素

这是在实验中死亡的苏联女性

1943年末,731部队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活人进行炭疽热细菌传染试验。把10个被试验者绑在间隔为5米的铁柱子上,在距被试验者50米以外的地方,用电流引爆一颗开花弹,受试验的人被弹片炸伤,立刻受到炭疽热病菌的传染。

在实验中丧生的婴儿及胎儿

他们将4名中国人反绑在木桩上,轰炸机从150米高度投下“石井式炸弹”。炸弹在50米高处爆炸,里面装的炭疽菌散满靶场,被试验者均被细菌感染。

日军在用各种细菌武器进行活人感染试验时,为了使爆炸的弹片不至于穿透被试验者的头部和胸部而毙命,实验前,给他们戴上铁帽子,穿上用铁板制成的防护用具,把四肢和臀部留在外面,以便炸伤这些部位而被感染。

日军士兵运送实验对象

日军解剖婴儿照片

日军对实验对象消毒

试验后,被试验者经过消毒处理,押回平房“特设监狱”,观察其病变过程,经过几天惨痛的折磨而死去。死后再作尸体解剖,然后被扔进焚尸炉焚化。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第100部队在中国东北究竟进行了多少次实验,至今尚无准确统计。

日军进行活体解剖

硫酸烧人?实验?

日军使用的细菌弹

郑州市西伯利亚立克次体斑疹热医院

宁夏闭塞型鼓室硬化症医院

肾盂和输尿管癌医院

西藏脆甲症医院